2009.07  ESSAY
3500年前的活字

1字一生 中國字體設計人 廖潔連=著 MCCM Creations
前文寄稿 杉崎真之助

傑出的平面設計師所看見的並非是事物的表面。他們擁有極緻的解析能力,透視事物背後所潛藏的本質,將對象個體作細膩的識別,並且能夠俯瞰全體作深入的分析。廖潔連(Esther Liu)可稱為是其中一人,她致力於文字的設計表現,形成精密且大膽而獨特的作品。從她的文字編排作品中擁有哲學的架構,能夠帶給我強烈的印象;從她對於活文字研究的熱情中,不僅解開了歷史的線,更能從新的觀點啟發我們對於活文字不同層次的見解。

人們為何會被文字所吸引?漢字有著與時光機相同的意味。每一個字都擁有它的意思,利用文字傳達意義,再由紀錄者的筆跡和歷史所累積而來。文字由浸墨的筆在紙上被記錄下來,將寫下的文字,以描繪的形式刻在石璧上,然後在石璧上塗抹墨水,將石璧上的文字再次在紙上被抄錄下來,接著傳達到人們的手上。這樣的手法,後來發展成現在的印刷技術。在那裡被使用的文字字體,經由人與人之間的傳承,將這跨越時空的過程活生生的記錄下來。

日文是由表意文字的漢字和表音文字的假名組合而成。假名是九世紀左右從漢字演變而成的,使用於表現日文中的漢字的發音而逐漸簡化而來。日文的文章,可以說是由傳達意義的漢字和相似拉丁字母一樣的表音文字假名所編列而成。因此在日本,喜歡同時將漢字和假名利用不同體系的字體來作文字編排。因為漢字和假名的區別可使文章容易閱讀。譬如,漢字使用具有橫細直粗樣式的明宋體,而假名使用有殘留筆觸特徵的楷體所構成的字體,兩者皆稱為明朝體而廣泛的被使用。同時,漢字和假名筆畫數的對比,讓文章富有獨特的濃淡感。
 
在人們的心裡中對於歐文和西洋的憧憬已經消失。二十世紀後半的日本,為了避開漢字和假名所造成的濃淡感,用設計來吸收漢字的筆畫數的差異。與歐文一樣地均一的文字編排作為目標,而對字體設計作大量的嘗試和開發。但是這樣的想法現今已經消失了,反而樂於在漢字和假名的差異上作豐富的表現。相對的一時爭議的文字簡略化的議論也結束了。壓倒性的漢字的文字數量,根據電腦的出現解除了這道非合理的牆。以前的活版鉛字,可以將一個個文字自由的編排。而現在的數位活字,解開了重量和物質上的束縛,形成了真正可移動的活字(Movable Type) 。
 

1字一生